端午節在屏東待了一天之後,便啟程前往台東,與一些荒野的夥伴會合,打算去看看著名的橙腹樹蛙。

 


那天晚上沒遇見橙腹樹蛙,隔天就往林道讓小孩子爬樹體驗樹冠層的活動。我則充當黃荊的攝影師,幫她拍蝶卵。

正當我在拍蝶卵的時候,黃荊跟我說她聽到八色鳥的聲音,我當時不以為意,以為她聽錯了!就沒有理她。拍完蝶卵我就拍小孩子爬樹。

這時候一位荒野的夥伴大叫:「八色鳥!!」,「啊!!飛了飛了」……「啊!!還在林子裡面!!」

黃荊叫我趕快拿相機來拍。我趕緊跑回車上,怕裝好大砲腳架後八色鳥就跑了,我只拿了300小砲往林子裡衝。

 


 



▲▲在同伴的指引下,發現林子裡面的八色鳥!怕它飛走,就先遠遠地拍了一張。

 


為了想拍大一點,就往樹林慢慢走進去。樹林的坡度蠻陡的,沒辦法走,於是就用爬的!底層枝葉濃密,還有棕梠科的山棕,葉子又硬又刺。

 


 


 



▲▲我以山棕為掩護,慢慢爬靠近八色鳥,從山棕的枝葉間將砲伸出去拍。林子裡面暗又有點逆光,我又沒帶腳架。只好打高 ISO ,手靠在山棕上面,忍受著刺,先拍下幾張。

 


這隻八色鳥明顯在育雛,咬了滿嘴的蚯蚓不吃,應該是帶回巢餵小孩。我不知道它的巢在哪裡,不過顯然我蠻靠近的。我已經很靠近它了,300小砲都快爆框,它還是用眼睛持續地觀察我們,沒有飛走。

 


 


 


 



▲▲它就站在這根樹枝上觀察我們。因為我趴在地上,用仰角拍攝,而且逆光。就想挪個角度看看能否稍微站起來拍個平視角,只不過移動一點點就被它發現,然後就飛走了。不過我仔細地看了它飛行的途徑,它只是飛出去繞了一圈又回到原地。我不想太打擾它,就慢慢退出樹林。

 


前幾年我曾經為了八色鳥跑了好多地方,每次我去,八色鳥就不出來,連續槓龜三年!沒想到這次去台東居然巧遇八色鳥?!真是意外的驚喜!

 


八色鳥屬八色鳥科,在台灣是夏候鳥,每年的春末夏初就遠從南洋飛到台灣,尋找低海拔濃密原始林築巢育雛。主要於地面活動,以蚯蚓、昆蟲為主食,飛行的時候呈低空直線飛行。

經過台灣的八色鳥不只八色鳥這一種,最近還曾發現藍翅八色鳥過境高雄,所以台灣在生態上的地位真是太重要了!是候鳥遷徙必經之地!

八色鳥這幾年在台灣知名度大增,因為它的棲息地是低海拔的濃密森林,人類已經把低海拔森林開發殆盡,八色鳥失去棲息地,已經是世界級的瀕危鳥類。偏偏它每年夏天都會從南洋飛到台灣築巢,養育後代再帶回原棲地。

這使得台灣在八色鳥的保育上重要性大增!使得低海拔森林的開發更讓人注目,最著名的就是雲林縣林內鄉湖本村,因為八色鳥而躍上國際舞台,也讓台灣人更注意低海拔森林的開發是不是必要,是不是有意義!

八色鳥的存在讓我們為了保育物種而阻擋開發,不再功利、不再為了賺錢而犧牲環境,八色鳥是不是讓我們覺醒的老師呢??!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沈惠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